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地方新闻门户网站——浠水在线!

浠水在线

搜索

邓子瑶《沧浪之水濯我缨》

浠水在线 2021-5-3 19:30 19

沧浪之水濯我缨

作者:邓子瑶

过个早竟然被两个小朋友教育,还给上了课!大刘呛得脸成赭色,说不出话来。都不过是四五岁左右的小朋友,也都是些浅显道理,这让大刘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听教,任人取笑。

大刘喜欢在广场角的拉面馆过早。拉面馆店名叫“早点来”,看似无奇,细品意义深。大刘的确需要早点去,因为他得尽快返回所在驻点村。

大刘喜欢看央视《金色索玛花》,几乎一集不落。漂亮的万书记不简单,一心为民,为了村民的一卷经书,差点被泥石流卷走。头天看晚了,早上时间就有些紧张,大刘得抓紧过早。

为节省时间,大刘抄近越过广场草地。一个花蝴蝶般的小女孩跟妈妈牵着手,正在看花丛中飞来飞去的蜜蜂。看见一个大汉突然像一堵墙一样从草丛中走过来,小女孩挣脱妈妈的手,挡在大汉前面,用小手指着大刘说:“你踩死了小草!”

大刘愣在那里,半天回过神来,忙说:“对不起。”“你不是跟我道歉,你要对小草说对不起”,小女孩说。大刘低头,向小草说对不起,讪讪离去。

拉面馆人很多,一人一凳,就是简单的餐桌。大刘有洁癖,自带搪瓷碗。吃面前要用开水泡下餐具。大刘碗里的水没处倒,就倒在面馆前的树坛里。早春料峭,气温还很低,白气腾腾的开水倒进树坛里嗞嗞作响,惊动了路过上学的小女孩。小女孩说:“叔叔,你把树烫死了,我要跟你妈妈说。”一众吃面的人大笑。“小丫头片,我妈妈早不在了。”大刘悻悻地想。

吃个面居然被两个小屁孩教训了。按下心头的不爽,大刘赶到村里忙着备检。一天下来,头昏脑胀。吃完晚饭,大刘和村民唠完家常,早早睡去。

半夜,一阵肚子剧痛把大刘痛醒。大刘抄了手纸,夺门而出。乡村卫生尚待改善,大刘不敢进村民土厕所,移到农户前的田里,反正农田是需要肥料的。

月黑风高的夜,来不及拿手电筒,在折返时,大刘听到农舍猪圈前的窃窃私语一个声音压低说:“我来搞定狗,猪你来搞定。要小心。”

贼,进贼了!大刘第一时间感觉到,这时候完全可以操嗓一喊,叫醒村民。但大刘没这样想。临近腊月,村户家里频繁遭窃,村民苦不堪言,他想抓个现行。

大刘蹑手蹑脚蒿(hao)起一根扁担,循着声音摸过去。为防惊动窃贼,大刘褪了鞋,光着脚板走路,乱石子和灌木刺得脚板痛。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近得身来,大刘奋臂抡起扁担,劈将下去,但光线太暗,扁担偏离角度,劈在猪栏舍上。大刘顿觉虎口发麻,手臂震得生痛。两个窃贼吓得仓皇逃离。

大刘哪里肯依,想再次举起扁担,奈何手臂无力,干脆弃了扁担,一个箭步扑上去,死死拽住落单窃贼的腿,一边大声喊:“抓贼,来人啦!”

村户的灯亮了,村民的吼声传来了。逃在前面的窃贼为保同伙尽快脱身,回转身骑在大刘身上,使劲敲他头。满天不见星,大刘却如金星满天。

知道无力再缚住他们,大刘一口咬住其中一个窃贼的腿。到底使了多大力气咬,他自己也不知道。窃贼痛得嗷嗷直叫,另一个窃贼见脱身不得,急红了眼,抽出一把匕首,刺向大刘……

咬下来的那块肉为警察破案提供了帮助。记者蜂拥而至,赶来采访大刘。躺在医院病房里的大刘,极力推脱:“我没那么高尚,我也恨这些偷鸡摸狗的,小时候家里年关的豆腐和腊肉都被偷过。”

邓子瑶,男,黄冈市作协会员,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有过基层教育经历,现供职于浠水县人民法院,2004年出版小说集《嬗变》。因为工作性质经常深入基层,了解了平凡百姓普通民众的生活状态,他的作品善于摹写真实的社会生活画面。

文章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