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地方新闻门户网站——浠水在线!

浠水在线

搜索

回忆在浠水师范的韶光

浠水在线 2020-11-9 15:32 639

回忆在浠水师范的韶光

8901 陈更新

1989年至1992年,我在浠水师范学习。毕业至今整整20年,想起我的凤栖山,想起我可敬的老师,想起我亲爱的同学,心底暖流涌动,情不自禁地把诸多往事诉诸笔端。谨以此文献给我可敬的母校恩师和可爱的同学们。

——题记

回忆在浠水师范的韶光

徐超和陈更新

1989年暑假,经过重重筛选后,我终于幸运地被浠水师范录取。9月1日这天,在哥哥的护送下,到浠水师范报名,成为了一名师范生。

那天乘车在路上,初次走出英山县地界的我,对于沿途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哥哥就成为了我的讲解员。从哥哥的口中,我首次听到了“高压线”“国道”等名词。

一到师范大门口,就看到许多迎接新生的志愿者——往届的学生,他们戴着袖标,不断地带领源源不断前来报名的新生去报到,再到寝室安排床铺。

沿着宽阔的水泥过道前行,看到两旁整齐的树木,高大的建筑物,络绎不绝﹑熙熙攘攘的人群,初次走出农村的我,第一次感受到大校园的气势和规模。

到寝室后,我被分配在上铺。挂帐子时,一不小心,手腕处被一枚钉套了一下,划破了一个口子,血顿时流了出来。哥哥马上带我边走边问地找到校医室,让校医帮我包扎好。这个伤疤至今还在,成为我启动往事的按钮。

师范开设了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等文化课,还开设了教育学﹑心理学﹑口语﹑书法等专业课。老师们给我们上课是清一色的标准普通话,包括校长等领导。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没有听到一个老师讲蹩脚的普通话。有个叫朱特雄的副校长,好像是什么学会的成员之一,还主编了书,他讲话思路清晰﹑语句严密,让我们肃然起敬。教导主任汤凝友,四方脸,头发梳理工整,且略上扬,讲话时常拿着小喇叭,普通话讲得标标准准﹑抑扬顿挫,我常常看他标准的口型变化看得发呆了。我的班主任胡旺林老师,中等身材﹑两眼炯炯有神,说话吐字极清楚,是国家语委的测试员之一。可见普通话水平之高了。

学校上至领导下至老师都对我们严格要求,从教学﹑训练到考核,一点也不含糊,一门功课不及格就要交钱补考。听学校领导和老师们讲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要把你们培养成为凤栖山上的金凤凰!”

如今想起这句话,才真正明白老师们的高瞻远瞩和良苦用心。他们是真的站在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人才的高度上教书育人的,他们多费一份心血,祖国的未来就多一份希望,未来的太阳就会更加灿烂和光明!

事实证明,上世纪70至80年代的那一批师范学校,确实没有辜负国家的重托和人民的厚望,培养出来的师范生几乎是个顶个的,在那中小学教师稀缺的年代,快速地放飞到广大农村中小学,以满腔热血奋力托起了山区的太阳。现在他们都成为了学校教育的中坚力量,其中还有不少人走上领导岗位,尽情展示自己的抱负和才华。

想起我的老师,数胡旺林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深。其实,他并不喜欢我,因为他上课我老不听讲,要么是听一半甚至只是一小半。并不是我爱开小差,也不是贪玩,而是我认为他讲的好多话我不用听,他说上句我就知道下句要说什么。虽然没听他讲,可他一提问,我就能马上想出答案,还是“标准”的。

回答时,我有意先不举手,等他点了几个同学答都没有得到理想的答案时,或当出现没有一个人举手的“冷场”局面时,我再“危难之时显身手”,举手答出他心中的答案。

他的课我有时会去看小说或其它文学书,因为从读师范起我就迷上了文学,并且我认为这也是学语文,并没有与老师背道而驰。而胡老师不理解我,所以有次考完试后,他奇怪地问别的同学:“陈更新平时没有听讲,为什么考试还可以?”

胡老师给我印象最深也是最好的一次,还是他在生活上对我的关心。他的两碗粥让我温暖至今。

有一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我们班提前一点下了,我和同学们像一群饥饿的鹰迅速飞往厨房。饭厅里面的门还没有闩,师傅们正在忙碌地推饭车﹑抬菜盆,我们便一起涌了进去。也许是我们的举动让师傅们反感,一个年轻气盛的师傅突然把饭车猛地一推,饭车便像一辆装甲车一样,“咣啷咣啷”地向我们冲过来。前面的同学纷纷避让,我躲闪不及,被撞倒了。

同学们马上把我送到寝室里休息。夜幕降临时,我发现自己双脚被撞破了皮,钻心地痛。孤单、委屈和疼痛让我不禁伤心落泪。

突然,寝室的灯亮了,班主任胡老师和后勤骆主任一起来看我,骆主任还提着水果和饼干。胡老师说知道我被撞后,马上把情况向学校领导汇报了,学校让骆主任来看我。骆主任仔细询问了事情经过,并说已找过那个师傅,师傅认了错。

然后胡老师把我带到他的房间,关切地问我吃没有?我摇摇头,眼泪就落下来了。师娘马上端来一碗温热的粥和菜让我吃。我和着眼泪,吃了一碗后又添了一碗,所有的委屈和疼痛也都减轻了。

学校老师中比较有才华和成就的,我注意到的是夏元明老师和书法老师南君求。

夏老师没有带我的课,认识他缘于一次晚会。他演唱了一首经典民歌《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他戴着眼镜﹑头发蓬松﹑字正腔圆的唱歌形象,一直美好地保存在我的记忆中。几段唱完后,全场掌声雷动。又听人说他文学功底深厚,并给我留下了闭门研究的印象。浠水师范撤销后,他调到现在的黄冈师院文学院当教授,我经常在报刊上读到他写的评论和其它文章。后来我还给夏老师写了几封信,把我写的诗和小说给他看,请他指教。他都热情地回了信,他还说曾和我共过一个“山头”,有机会肯定会帮我。

南老师毛笔字写得非常好,可谓是有章有法。他教了我三年的书法,据说,他为浠水某店铺写的招牌,人家给几百块钱一个字。几百块钱一个字,这对于年幼的我来说,可谓“天价”。在我们的毕业纪念册上,印着他题写的“友谊永存”几个大字。在他的教育和引领下,不少的学生迷上了书法并小有成就。

我还依稀记得其他的教师,比如体育教师高大的身材和大嗓门喊“一二一”,教《教育学》的雷老师对教育有独到的见解等,这些恩师应该都已过了花甲之年,不知如今是否安好?

我的班名叫“8901”班,班长任兆余,长得白白净净,又斯文又睿智,在我的印象中,从不大喊大叫的,总是很镇静,处变不惊的老辣样。他在书法方面有一定造诣,也许与这柔韧的性格有关。团支书徐超,是我英山老乡,又与我是同一个镇,家离得不远。他家里条件极好,父亲那时就是县信用社的主任。他对我们同学非常好,常大方地把家里给的大红富士苹果和干河鱼等,分给同学们吃。吃了几次后我都不好意思再接了,因为觉得东西太昂贵。可他总是大方地说没什么。出了社会以后他还帮助我几次,他是我永远还不完的情。

我的寝室里住着8个人,一排两乘床睡4人,有英山的﹑罗田的和浠水的。每天睡觉后,我们总会围绕一个话题争论不休,不知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自然而然地成了另一派,其他的同学是一派,常常是我一人“舌战群儒”。也许是我的性格比较偏激吧。

回忆在浠水师范的韶光

英山的八位同学的毕业合影(右一为作者)

女同学里面,给我印象深的是浠水的任冬征。她个子不大,很苗条,齐耳短发,白里透红的面庞,性格执着,算是有个性的女孩。记得有一天晚上演讲,她发言的内容是“做有个性的女孩”,她讲得慷慨激昂,下面的同学听得鸦雀无声。她的气质让人很佩服。她经常和我英山老乡胡江一起玩,后来两人真的成了伉俪,胡江毕业后留在了浠水工作。我们班同学中恋爱成功的大概就只有两三对。

还有几个女同学,比如罗田的肖丽华﹑林英,浠水的石翠红等,也各有特点,留在我记忆的相册中。她们肯定都有了幸福的家庭。

我们班英山老乡只有8人,5男3女。现在一人改行到省里工作去了,一人去了外地,有一个女同学改行后现在做到了乡副书记兼乡长的位子上了。当官的当官了,进城的进城了,就我还在农村基层学校里当孩子王,像一竿孤独的旗帜,寒酸却极有精神地飘扬着。

我们班成立过一个文学社,叫“丑小鸭”,浠水的张义任社长。张义曾诙谐地说,看我们班谁能成为真的白天鹅。当时很有一些热爱文学的同学,记得罗田的肖思文诗写得很有感觉,还有肖丽华也很爱写作。有几个还有了“成就”:罗田的李玉华在报纸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浠水的汪志刚在一本书上发表过几首诗。别班也有一些热爱文学的同学,比如英山的朱振林,还是学校文学社的负责人之一。

在三年的师范生活中,发生过一件惊心动魄的事。那是初夏的一个傍晚,同学们纷纷三五成群地相约到浠水河畔散步,有女朋友的邀女朋友,没女朋友的邀男同学。我邀浠水的男同学张先明也到河堤上玩。在回来的路上,遇上一伙小流氓,为首的一个与我迎头相撞,然后就拉住我和张先明要钱。我借口没有钱,要他们让张先明到学校借钱。可张先明似乎明白了我的良苦用心,也要保护我,要我到学校借钱,都有种愿替同学赴难的英雄气概。最后还是让张先明到学校借。我与小流氓周旋一会儿,就听到远处的公路上“啪啪啪”地传来一阵急骤的脚步声,小流氓们情知不妙,纷纷作鸟兽散。学校团支部书记带领同学们跑来把我解救了出来。

临毕业前一个月,我与一个浠水同学发生了一点纠纷,为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个同学扬言要我毕业时回不了英山。但毕业那天,各县的车径直开进了学校。当英山的车拉着我们缓缓启动时,我看到浠水的同学和老师一起,不停地挥手告别,其中也包括与我闹矛盾的那个同学。当时我的鼻子就酸了,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一点小小的矛盾,怎么抹杀得掉同学情呢?

人与人相处,时间长了,总免不了磕磕碰碰的。俗话说,牙齿与舌头也有打架的时候。但那种相依相伴的情谊,不是几句气话或一两个小矛盾就能改变的。因为那是在天长日久中一天天凝聚起来的,好也罢不好也罢,争也罢吵也罢,磕磕绊绊皆是情。通过了雨的滋润,风的吹拂,经过了寒来暑往的风化考验,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岁月是一个善于培育珍珠的大贝壳,能去粗取精,最后把以往所有的酸甜苦辣,统统变成闪光的珠玑,珍藏在心中,成为永久的温暖。

最后祝我所有的恩师和同学都平安幸福!我永远都怀念他们!

——写于2012年

回忆在浠水师范的韶光

【作者陈更新(左一),现工作于英山县杨柳湾镇笕冲湾小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