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地方新闻门户网站——浠水在线!

浠水在线

搜索

旺莲,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浠水在线 2020-12-24 22:03 2530

12月21日上午9点18分,手机微信收到丁司当镇中心幼儿园老师饶球的信息:王旺莲老师走了!我知道她说的走了是何意味,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一个人开始躲在厕所里痛哭,而后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将这个噩耗告知她的同学,于是边流泪边给和她有来往的同学一一发微信,另外还发微信给老师夏元明教授,请他为旺莲写一篇悼念文章,夏老师说他的文字可来不了这么快,那么我就来吧,哪怕文不达意,只要表达我的万分痛惋之情,总能抚慰她不舍尘世之心的万分之一。

旺莲,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左一为患病时期的王旺莲

我的认识王旺莲,缘于就读浠水师范;那时她在我们隔壁班,因为是学校数一数二的漂亮女生,加上写得一手好散文,使我对她刮目相看。因为是美女加才女,他们班就有一大才子恋上了她,当时我很为她高兴,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那时的我们都是文学少年,估计都做着当作家的美梦,一起加入学校的“一多文学社”;而后,我们八个文学发烧友还单独成立了“野草文学社”,我们的文学社还出刊《野草》,是自编自刻钢板再油印,而后自己发行,所谓发行,也就是到处送,送给老师看,送给同学看。后来,野草文学社搞出了一点成绩,得到了学校的重视,校方开始为我们打印刊物,当时我给王旺莲的散文写了一篇小评论,就发表在毕业那一年的刊物上,至今清晰地记得那篇评论的题目是——散文味。我这人有文字洁癖,对那些做作的文字根本看不上眼,但是王旺莲的散文的确是文从字顺,她的文字是从心里自然而然流畅出来的,是浑然天成的,是洋溢着惊人的才情的,不服不行;所以我在《散文味》中,充分肯定了她的文章呈现出的一种难得的回味悠长的散文味道,确切地说她的文字耐品,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此后,我们走下凤栖山,她并没有回到老家团陂镇教书而是分到了朱店乡中心中学,而我则在她隔壁的竹瓦镇派出所工作。派出所的工作虽然特别繁忙,但总有闲暇的时候,也许是想打破程式化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单身的我邀上同事夏霖,一起骑自行车到朱店中学去拜访她;当时没有手机,我们就直奔学校。已婚的王旺莲彼时更是如鲜花一般美丽。她在突然的情况下见到我们,看得出也是心花怒放,虽然我们毕业之后没有任何联系。于是,她要我们在那吃中饭,我说:不了,我没有多少时间,只是出来转转,马上就走。她急了,说: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一来就要走?我说:必须走,公安工作没有规律,我这是偷着跑出来的,没有请假。她说:那这样,你们等一下。没想到,她很快就给我们上了两碗煎鸡蛋;更称奇的是,她的手艺居然特别好,那碗鸡蛋的味道至今好似还在我的口唇留香,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已经不记得我们当时谈了些什么,反正我们正在为生存而努力生活,没有谈文学,也没有谈写作,总之应是瞎聊。不长时间后,我和夏霖就打道回府了。夏当时回来就说:你这个同学真漂亮,还热心快肠的,要是她没有结婚,我就要追求她!这之后很多年,我和旺莲基本没有交集,但她的情况我倒是了解一些:她的父亲去世很早,她参加工作时三个妹妹都很小,娘家完全靠她支撑着,幸好她的丈夫饶校长、后来的饶干事对她和她家呵护备至。经历社会洗礼的我认为:旺莲有这样好的归宿,是她的福气。

旺莲,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右边是王旺莲

大约是2016年,我被浠水的一群文学草根的精神所打动,决心重拾文学梦,与大家共同发起成立了“浠河文学社”,文学社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作为负责人之一,我迫切需要编发好的稿件,当时就一下子想到了王旺莲,因为在我的意识里,她如果不写作简直就是浪费才华,太可惜了。和旺莲一个班的周志雄同学曾和我说:我们不能只为生存而着力。是的,我应该逼旺莲写点东西。于是我和很多年没有联系的她通电话了,和她约稿,她很快发来了两篇散文,其文依然洋溢着惊人的才华,还是那样熟悉的散文味道;其中的《种花小记》后来被收进浠河文学社三年作品精品集《一浠风月》中。当年,为了筹款出这部书籍,旺莲率先捐款,还发动她班上的女同学捐款,她依然是那样的古道热肠。遗憾的是,《一浠风月》出书后,旺莲竟然得了胃癌;而今,书中收入的散文《种花小记》竟可能是她唯一的存世作品。我猜想,当她从鲁晓燕同学手中拿到那本厚厚的书籍,嗅到好闻的书香,看到她的姓名时,是不是也有一种人生慰藉?2018年,我们师范的语文老师、黄冈师院文学院教授夏元明出版了第一部散文集《满架秋风》,我为他在县雨露学校搞了一个民间签名售书活动。在活动快要结束时,旺莲才匆匆赶来,而后饶干事也赶来了,我们才知旺莲得了重病,但病情对她瞒住了。当时她做的胃镜的照片发给了夏老师的微信,夏老师偷偷给我看,我一看,当即就轻声说:这莫不是癌症?这之后,旺莲被送到武汉,做了手术,而后就是化疗,漫长的煎熬期。我有时和旺莲在微信里宽慰她:你要向我学习,我早就得了冠心病,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去,但我要活出自己的风采,该出行就出行,该写东西就写东西,不要想太多。她就说:我现在哪里有气力写,每一次化疗简直就是一次炼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感觉人生完全是一场梦。我又说:瞎说,你不是有特别疼爱你的老饶,还有生命的延续——如此可爱的女儿,而今她已从宜昌下面的县城调到了市区,不为别的,为了他们,你也该好好玩,好好写点东西,到时出书了,我给你写书评。她就笑,妩媚的笑。看见她发来的笑脸,我也感觉特别的舒爽。

旺莲,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左边是王旺莲

还是2018年,我为患胃癌而逝去的发小在朋友圈发众筹链接,旺莲捐款后和我微信说:我和你的发小得的是同一种胃癌。我就安慰她,你是有福之人,不一样的,别想太多。我之后写了悼念发小的文章,题目是《怀念兄弟胜国》,发表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旺莲在文章下留言:“意外和明天永远不知哪个会先来,凉薄的世界,为何总是苛待苦命人。幸好有你,这份友情足以慰藉孤魂。我自患病以来,一直是亲人同学朋友师长们不弃不离的关爱和鼓励,让我一次次在想要放弃时,又重新鼓足勇气站了起来,我是幸运的!借此,向胜国说声:兄弟一路走好!向关心鼓励我的亲友们道声感谢,余生安好,多谢照顾!”今天我读着手机屏幕上她留下的文字,不禁泪眼朦胧。我当时回复她:你一定要写点东西。老实说,我当时既希望她写作时忘记病痛,同时也有一点私心,想以她的文字留下她的惊人才情,日后好给她的亲人一个念想。2019年,我因有事请她帮个小忙,来到当时旺莲养病的家外,也许因为我太匆忙,没有进入她县城的家中。那时的她,虽然消瘦了一些,但也看不出和健康人有什么区别,她依然那样妩媚的微笑,大眼睛依然那样好看;这妩媚的笑欺骗了我,以致使我认为她是一个病愈了的大好人。在我的车上,我们又聊了一些文章的事情,我让她和老饶联系一下,她当即就和老饶发短信:我老同学的忙必须帮,他从来没有找过我。她依然是那样的热心快肠,令人感动。没有想到,这竟是我和她最后一次的面谈。正在写这篇文字时,旺莲的同学裴以林电话我,很多同学决定到朱店老饶家去看她,送她最后一程,我说必须带上我。我们很快来到朱店那个小山村,看到昔日那样妩媚的旺莲如此苍白,毫无声息地躺在床上,感觉她是睡熟了。老饶和我说,半年来,她时时彻夜在喊痛。当时的我并没有眼泪,我私下想,死于旺莲也许是一种解脱;没有经历残酷的病痛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从她上面给我怀念发小文章的留言可见一斑。是的,旺莲应该解脱,我不希望她太痛苦,那样即便留住了生命,也是一种极致痛楚的生命,意义何在?太残忍了、太不人道了。

旺莲,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中间为王旺莲
旺莲,你可还记得,2017年7月4日,我们泛舟白莲河(夏老师有文《泛舟白莲河》),在河中的小岛上,我左边邀着你,右边邀着鲁晓燕,拍下了我人生中最为大胆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我们都哈哈大笑,笑得那样豪爽、那样毫无顾忌,我当时颇有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意味;而后我们来到罗田县的十里荷塘,虽然酷热难当,但赏荷之兴依然十足;吃中饭时,我们和夏老师回忆学生时代,可谓高谈阔论,旁若无人,那餐饭竟然吃了三个半小时;那时的你可是一直在笑啊……旺莲,你可还记得,你说你爱女还没找男朋友,有点心急,我说我有个女老乡在宜昌建行,我让她帮忙,我推荐她微信名片给你,你很快就说通过我老乡加了一个浠水人在宜昌的微信大群,心情爽歪歪!……旺莲,你今天凌晨不打招呼就走了,你可知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我还要交给你一个任务,我希望你能出本散文集,因为我喜欢读你的文章,我喜欢你文章中的那种仅仅属于你的纵横的才气!旺莲,我已经写不出文字了,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旺莲,让我痛痛快快流一次泪吧......

作者:傻气书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