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地方新闻门户网站——浠水在线!

浠水在线

搜索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浠水在线 2021-2-3 23:07 106

去年底本人写了一篇稿子。这篇不到两千字花了我四天时间——第一次查阅了《水经注》、《南齐书》、《梁书》等历史著作,意在尽其所能。未曾想到这篇文章竟然惹出了事情——有人到发文章的微信平台告发我“篡改历史”。

我当时一头雾水,不知道哪里出了错。

直到今年元月份,有人在一个地名微信群质疑我没有好好看明版《蕲水县志》和1984版《浠水县志》,我才明白事情的原委——原来他们认为浠水县改名兰溪时,县治曾迁往兰溪溪潭坳,并且还写进了新县志,而我则在那篇文章里说刘宋以来,清泉镇一直是县治所在。

好心人截屏传给我1984版《浠水县志》的相关内容(见图1):“唐武德四年,迁县治于溪潭坳。天宝初(742~743)‘复还今治,宋元仍旧’。(载于明嘉靖丁未版《蕲水县志》)。”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

这里的溪潭坳指向不明。质疑我的人是将此处的溪潭坳界定为今天兰溪镇的溪潭坳,从而得出浠水县改名兰溪县时,县治曾经迁往今天兰溪镇的结论。

我在去年审阅一部名曰《浠水要揽》的书稿时,见过相同的记载。当时的理解,是将其当成了唐宋时叫作龙泉山、明清时改名凤栖山的溪潭坳(清初志载为“歇塘坳”)(见图2),故未做改动。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2)

没有想到有人会认为溪潭坳是兰溪的那个溪潭坳。说明他看过明嘉靖版县志(图3)。

其实这里的龙泉山并非是兰溪的龙泉山(图3),而兰溪的溪潭坳更是在明代由笋潭改名而来。明代弘治后陆羽茶泉和天下第三泉是两个并存的地名,这里龙泉山指的就是凤栖山。因为弘治前天下第三泉就在凤栖山。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3)

天下第三泉之说并非陆羽亲自记述,而是由张又新在《煎茶水记》中转述的,原文只有九个字:“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此说法与县治“迁溪潭坳”一样——具体地点不明确,后经过大书法家米芾的考证才明确在凤栖山:“《余章·三泉记》,米芾书:凤山之阴、兰溪(很明显县治在凤栖山西或北方向)之阳有泉出石罅为兰溪,其在寺庭之除为陆羽烹茶之泉,其右凤山之阴为逸少泽笔之井。兰溪与《茶泉》之品第三,藏渚水底,出则随溪流无停积,故常新洁不陈败,甘美而善 ,泛清澈而不乱也,茶之所最宜。王陆二水该兰溪一源耳。

这段文字中的“逸少泽笔之井”,即指“羲之墨沼”(“书圣”王羲之,字逸少,世称“王右军”),在“在凤山之阴” ,而“凤山”指的是今天的凤栖山, “陆羽烹茶之泉”即是“陆羽茶泉”,“寺”应为“清泉寺”(从图2可知),均在今天的清泉镇,并非今天的兰溪镇。

本记载有四个关键点:一是县治在凤栖山之西北方向(凤山之阴);二是陆羽茶泉为泉水(出于石缝)不是井水;三是泉眼地点很明确在寺院台阶处(寺庭之除);四是陆羽茶泉,与羲之墨沼很近(同一源尔)。

史载米芾于元丰五年(1082年)三月曾到黄州访苏东坡,确认第三泉的地点当在此时。推测应该是苏东坡陪同游过凤栖山。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4)

为什么会出现误读呢?原因就在于嘉靖版的相关记载(图5)。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5)

而嘉靖版的依据源于明弘治间黄州府同知谢朝宣。谢氏写了一篇《龙泉渠辩》(图6)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6)

众所周知,欧阳修是北宋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和领袖,著名的散文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谢氏的错误之一是曲解欧阳修《浮槎山水记》(图7)中“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的原意(欧阳修的原意是山泉第一、活水第二、死水第三),将泉水当井水解;二是在没有证据兰溪为县治的前提下去找目的地(县治“东三里”)。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7)

因此,清代所有的县志都否定了明志的相关记载(图8),并不再录入《龙泉渠辩》。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8)

直到清朝,还有人将陆羽茶泉认定为天下第三泉(图9 )。这首写给杨继经(号菊庐)的诗很明确将天下第三泉定在凤栖山:

浠河凫燕自飞翔,天下三泉映绿杨。

谁谓约茶惟往迹,君能携我泝流光。

解鞍堪拟坡翁醉,洗墨几成陆氏庄。

独有莲池相对啸,他年图阁寄徜徉。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9)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兰溪天下第三泉的名字依旧呢?一是凤栖山陆羽茶泉早已淹没(府志载清康熙时知县李振宗找了五次未果);二是兰溪泉水也是上佳之水,且张又新记录也有不明之处;三是从弘治到清初已历时一百多年,百姓中已接受天下第三泉在兰溪的现实;黄耳鼎曾用兰溪的三泉水送竟陵派领袖谭元春,龚鼎孳曾用兰溪三泉水进贡清庭。但这些都改变不了凤栖山曾是天下第三泉的历史事实,也改变不了谢朝宣论据的缺陷。

迁治兰溪论者以清代方志专家早已否定的证据为证据,结果到此不辨自明,但是笔者还有如下理由,证明浠水县治从未迁往兰溪:

1、朋友转来的这段看似有根有据的文字,用的都是移花接木的伎俩。唐武德四年(621年),是当时与浠水并存的蕲水县并入蕲春县、罗田县,并入浠水且改名兰溪县的时间节点(此记载也有误,《元和郡县图志》记载为天宝六年。图10),县治迁移龙泉山南;天宝元年(742年)为兰溪县改名蕲水县的时间节点,县治复迁今治(也是建县始治)。宋元佑八年(1093年)罗田县从蕲水分出。都与迁治无关。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0)

2、县志中有改名而无迁治记载。迁治乃一县之大事,县志应该有所记载,然而现存明清两代六套《蕲水县志》均无此记载。

3、明版县志中兰溪“因迎兰溪,遂郡焉”的记载无史实依据(武则天后无郡制);“旧县址”也无实证支撑。故从顺治版《蕲水县志》起,兰溪龙泉山地名下再无旧县址之类的记载。

4、国家出版的唐代地图(见图11)明确标明兰溪县治在今清泉镇。此图中没有红安、罗田、英山等地名,因为当时不存在上述诸县;广济则以当时的名称永宁标注;蕲春县治在当时的罗州城而非明清时的蕲州镇,麻城县治在歧亭、黄冈县治在邾城而非现址。从侧面证明了此图的可靠性。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1)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2)

5、据《元和郡县图志》记载:浠水在改兰溪之前的南齐时代就设过兰溪镇,谁都知道南北朝时期战乱频繁,能将县治放在最前沿最危险的位置吗?只能依刘宋旧县址机构降级(图12)。

6、浠水改兰溪192年后出版的《元丰九域图志》记载在宋代浠水也只有王琪(县驻地)、马岭(蕲水旧县址)和石桥(罗田并浠前的旧县址)三镇,若兰溪为唐代县址,宋代则应为镇。(见图13)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3)

7、凤栖山为天下第三泉的所在为大书法家米芾所确认,同行者疑有苏东坡。作为世界级文化大师不会随意认定。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4)

8、对历代县城废址,《黄州府志》和《蕲水县志》都在地名里有相关记载,如《黄州府志》在歧亭名下就记有“旧县废址”的说明,《蕲水县志》关口名下也有“传为旧县废址”的记载,而兰溪地名下则没有兰溪废县旧址的记载(嘉靖版除外)。

9、浠水改名兰溪时,东部有罗田并入,县境东延至大别山主脉;复名蕲水后,罗田县析出,县境缩到游河一线。按迁治论者的结论,就是县域东扩时县治西迁;县域东缩时县治西移。这样方便管理吗?于情理不通。有人说兰溪比清泉交通方便,难道清泉镇在建县初交通比兰溪方便、发展二、三百年后反而差于兰溪?

10、读过古籍的人都知道“浠川八景”中的“兰清时雨”实际指的就是县学。这点由图15及16古人咏“兰清时雨”诗文中的“九畹、圣门、芹泮、杏坛、泮芹、儒林”等词语就不难看出。从图4中可以看出,有个时期县学在凤栖山附近,可旁证县治在凤栖山。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

(图15)

浠水曾设县治于兰溪?历史真相是这样的!(图16)

11、《历代碑刻记》载:“回澜二字,宋苏东坡题于黄州府蕲水县兰峰下。”这也是旁证。兰峰即玉台山,是兰溪山的简称,也说明玉台山当时是兰溪县城地标。

12、尽管有人声言做过实地调查,手里却没有一丝文字和实物证据。

本人的文章,无意评价天下第三泉和陆羽茶泉的真伪,只是用图文资料说明浠水改名兰溪时县治并未迁往兰溪,陆羽茶泉和天下第三泉事实上都已成为浠水的文化名片,都值得好好珍惜并打磨利用好,为浠水的经济发展服务。

小百科:县治,我国的地方行政中心,古代的县令/知县/县长的驻地,县政府驻地,一个县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县政府驻地一般也常被当地称为“城关镇”,也称为“县城”。

图文来源阎生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