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地方新闻门户网站——浠水在线!

浠水在线

搜索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浠水在线 2021-2-2 16:30 580

白莲河西干渠,连绵数十公里,途经白莲示范区区白莲河乡、白莲镇,以及浠水县关口、巴河等镇,除了灌溉浠水县数十万亩农田,还是沿途罗田、浠水众多村居民的生活饮用水源。

笔者近日看到,白莲河西干渠源头的白莲村龙潭冲段,原来清澈甘甜的山泉水变成了昏黄污浊的猪粪水,它们肆无忌惮的从山顶流向山脚下的西干渠;眼下虽是寒冬,但还是掩盖不了猪粪水散发出的恶臭味。

笔者顺山而上,一探究竟,发现白莲河村龙潭冲马岭沟的一片山体竟全部被猪粪水浸染,原来山上的多块小梯田,也积攒满了猪粪水;可以说是触目惊心,不是亲眼所见,无法让人相信。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猪粪水流向西干渠 2月2日摄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猪粪水流向西干渠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图为:猪粪水自山顶流向山脚下的西干渠 2月2日摄

笔者爬山1小时来到了马岭沟山顶,眼前豁然开朗,一家占地十来亩的养猪场雄踞在山顶之上,而山脚下就是白莲河村龙潭冲5组,这个小队生活着100多位居民,他们仅仅只是饮用西干渠水源的一个小村落,而下游的白莲镇(现为白莲河示范区管辖)、以及浠水县关口镇、巴河等镇有众多的居民饮用西干渠的水。

山顶养殖场养殖了2000头猪

人们不禁要问,如此粗犷的生产方式,如何通过了白莲河村及白莲河乡以及县环保局的层层把关、审批、验收呢

群众反映:当地的白莲河村也并没有对项目所在地的群众征求意见,和对项目的环评公示。等到当地群众发现猪粪水通过山体外流时,山顶养猪场的2000头猪已经长大了。

将占地10几亩的白莲河村公共山体转让给私人搞建设,这并没有得到当地村民同意,很显然这一做法违背了民意;以至今日,当地村民联名找到村、乡等有关负责人,要求解决好养殖场污染等问题。

试想,如果基层将问题暴露在前面,将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放在首位,以广大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严格落实环保、环评等相关政策,也不会出现今天的一系列问题。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雄踞在山顶的某养殖场 占地面积10几亩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该养殖场目前采用的过滤猪粪水方式

(目前并没有建设起来)

白莲河村另一家建在西干渠边的养猪场

站在山顶养殖场可以看到山脚下还有另一家养殖场,这家养殖场位于白莲河村黄山湾的7、8 小队,占地面积有10来亩,该养殖场目前存栏约1800头猪,与养殖场近在咫尺的就是两个自然湾落,居住着200多人。

这家养殖场目前采用的是猪粪水积攒在6400立方米的池子里,经过沼气池发酵处理后流入过滤池净化。池子里有双层黑色的材料布,最上方的用以积攒雨水,里层是用以收集猪粪污水,发酵。

创业本应该得到支持。但每天扑鼻而来的猪粪臭味,让项目所在地的一些村民还是无法理解和接受。当地村民担心,养殖场的污水通过泥沙层渗透到西干渠里。人们不禁要问:养殖场在选址上靠着村落,过滤池竟挨着白莲河西干渠(饮用水源)这一项目是如何通过环评立项的?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项目所在位于村落内,附近就是民宅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图为:居民房屋、西干渠,养猪场

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这是黄冈市委刘雪荣书记多次在全市干部会议上指出的。在黄冈市委刘雪荣书记亲自部署和关心下,经过近10年的久久为功,白莲河库区扭转了脏乱差的局面,取得了良好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当地群众拍手称快,感谢市领导决策。

2020年6月15日,黄冈市长邱丽新来到白莲河调研,她要求白莲河示范区:坚持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相统一,高质量推进白莲河示范区建设。

白莲河是在2019年8月9日成立的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示范区而离示范区直径1公里左右的白莲河乡白莲河村境内,竟有两座大中型规模的养猪场;据当地知情人介绍:这两座养猪场是在白莲河示范区成立之后建立的。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白莲河山顶养殖场污染青山

群众反映:白莲河养猪场粪便肆意排放到西干渠,居民水源受污染

白莲河山顶养殖场排放的污水流至西干渠

而白莲河示范区内的数家养猪场的排污方式和选址、粗犷的生产,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有差距。如何解决好养猪场的污染和科学选址问题,如何将政策引导在前面,解决好群众的安全饮水问题,是摆在白莲河示范区有关主管部门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如何做好生态保护和绿色示范,更是市委市政府对白莲河的殷切期待。

笔者:一衰烟雨

(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返回顶部